AVS国标明年将实施,由于所有数字电视机都必须具备地面无线电视接收功能,未来一年多时间,中国市场销售和用户购买的所有电视机都将内置AVS功能,已拥有电视机的家庭,为接收数字地面电视信号所买的机顶盒也必须具备。
  这也意味着,一年后,中国4亿多家庭将能播放同一格式的视频节目。过去多年,由于电视机和机顶盒终端标准不统一,不但限制了地面数字电视产业链发展,也弱化了内容产业的影响力。
  AVS标准工作组秘书长黄铁军说,AVS标准主要应用于数字电视(地面、有线、卫星、手机)、IPTV/三网融合、高密度光盘、网络视频、视频会议、视频监控、内容制作/存储等领域,覆盖了未来最具潜力的应用。
  他认为,终端标准统一有望激发整个产业成长,而短期效应尤其在于AVS芯片与AVS终端产业的发展。他建议,国家应在此基础上尽快部署新一代视听终端标准制定工作。
强制实施:破除国外标准垄断
  仲登祥说,每个国标背后,都有一段产业辛酸史,AVS国标也是如此。它的诞生与当年DVD行业发展有关。10年前,中国大批企业进入DVD市场,但2002年,国际标准组织突然高举专利大棒,专利许可费高达19.5美元,占据总生产成本的39%;之后虽有所降低,占比仍达32%。
  这造成大批本土企业倒闭,触痛整个产业。于是相关部门决心研发自主标准。2002年,AVS标准工作组成立,2006年标准正式颁布。
  AVS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地面数字电视发展领域,优势在于压缩效率高,节省频道资源。仲登祥表示,AVS国标压缩比率为MPEG-2两倍,H.264压缩比率虽与AVS相当,但实现复杂度高出30%至70%。
  但MPEG-2与H.264之前一直处于垄断地位,AVS产业化最初十分被动。比如早期它曾寄望IPTV市场,但截至目前远未普及。之后经历更多尴尬,业内甚至一度认为它将“自然死亡”。2007年底,广电CMMB深圳峰会明确表示CMMB指定编解码标准为H.264与DRA。2008年春,一度传出AVS或落选地面电视国标强制性信源标准。
  但2009年以来,相关部门开始强化扶持AVS。当年6月,工信部审定通过接收机与机顶盒2项国标,确定实施一年后,强制内置AVS。
  系列机会持续出现。去年10月,国家广电总局“无线广播电视数字化项目”AVS编转码器正式招标,之后太原等5市开通AVS地面数字电视应用;今年2月,湖南拉开AVS省级大规模应用序幕。截至目前,AVS标准开始在二、三线城市紧急测试。
  仲登祥说,中国已将2015年设为“模转数”整体实现的最后一年,AVS有望迎来黄金发展期。
  “AVS还有普及的利器,就是价格。”仲登祥说,H.264等国外标准专利收费在20元以上,且专利池内隐藏着收费地雷。而AVS收费低廉,仅对每个终端收取1元人民币。
AVS工作组组长、数字视频编解码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高文之前对本报表示,MPEG-2每年大约从中国收取100亿元,H264更是收取500亿元。

标签:视频会议技术文章 视频会议行业动态 
 
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